• 货代宏
  • 院坝协商
  • 公告
  • 通知
  •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贵州省...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协商建言 > 详情

关于吸纳新时代乡贤文化,助力农村基层治理长治久安的建议

发布日期:2022年01月08日

字号:

内容和办法:

我州创设的“寨管委”工作,得到了中共贵州省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办公室的高度认可,是我州在农村基层治理走出的一条有别于东部、不同于西部其他省份的发展新路,是一份宝贵的“黔东南经验”。截至目前,全州组建“寨管委”1547个,配备“寨管委”委员11640人,有效防止了村寨管理链条脱节,为培育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契合、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相适应的优良家风、文明乡风和新乡贤文化创设了切实可行的畅通机制。为继续丰富我州“寨管委”基层治理模式,建议吸纳新时代乡贤文化,助力农村基层治理长治久安。

一、把吸纳“新乡贤文化”的“寨管委”自治模式建设成为新时代新农村传承乡村文明的重要载体

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关于加大改革创新力度加快农业现代化建设的若干意见》在“加强农村思想道德建设”中明确指出,“创新乡贤文化,弘扬善行义举,以乡情乡愁为纽带吸引和凝聚各方人士支持家乡建设,传承乡村文明。”党的十九大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提出:“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加强农村基层基础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培养造就一支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三农’工作队伍。”这就是“寨管委”自治模式吸纳“新乡贤文化”的精神源泉和政策动力。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治理好今天的中国,需要对我国历史和传统文化有深入了解,也需要对我国古代治国理政的探索和智慧进行积极总结。”“乡贤文化”正是我国历史和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而新时代的“乡贤文化”就是要在历史和传统的基础上推陈出新,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新乡贤文化”,成为新时代治国理政的受益者、传播者、实践者。我州的“寨管委”自治模式,是顺应新时代发展需要的主动作为,在吸纳“新乡贤文化”后必将成为我州新时代新农村传承乡村文明的重要载体。

二、“新乡贤文化”是文化自信、文化自觉的新时代新气象

“黔东南是用美丽回答一切的地方!”这句被广而传颂的名言就是黔东南在新时代充满文化自信、文化自觉的表现。这里的歌声,是各族人民口传的经典,细细品读之后,会发现那是文采飞扬的诗句,是生动诙谐而富有人生哲理的故事,是汇聚千百年来历史文化记忆的百科知识。新时代的乡贤就是知道怎么用“用美丽回答一切”的新农村建设者,他们不但继承历史文化传统,同时感恩新时代奔小康、拔穷根、战疫情的伟大壮举。他们或许出生、成长于大山的村落,或许因为脱贫攻坚驻守山村而依恋于斯,他们都有对山村的共同热爱,他们是能够让人民群众唤起“集体记忆”而共享美好精神财富的新农村建设者。他们在乡村产业发展、新农村乡风建设、息讼和谐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通过树立并展示“新乡贤”的“德能勤绩”,增强“新乡贤”的荣誉感、使命感和责任感,激励和涵养积极向善、见贤思齐的文化氛围,达到“寨管委”自治模式并不依靠强制力而能够实现道德自觉、行动自觉的真正目的。

现在我们欣喜的看到,有的地方走出去的成功人士,他们往往利用自己的社会资源、经济资源反哺家乡,比如邀请国内学术界大家为家乡中小学题写校名。这看似平常的举动,所产生的激励效应是长久深远的,这就是文化的影响力。对这些钟情于家乡的黔东南成功人士,我们也要善待他们的历史文化记忆,保护好他们曾经居住的房屋等重要遗址,在他们曾经就读的学校展示先进事迹等。在推动“新乡贤文化”促进地方社会经济发展的同时,我们也应该好好思考,我们能够为“新乡贤”做些什么。锦屏县如今享誉海内外的羽毛球产业,就是“新乡贤”反哺家乡的生动例子,值得我们好好思考并珍惜。建议各级政府好好梳理一下各自区域走出去的有一定影响力的成功人士,正在联系的要加强感情联谊,失去联系的要抓紧弥补感情。

三、“新乡贤文化”是“寨管委”自治模式的“软实力”

《道德经》说,“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新乡贤”正是这样具有“上善若水”德行的人们,他们并不在意是否从地方发展中获取经济利益,但是我们应该给予他们相当高的社会尊重、社会认可甚至高规格的“官方礼遇”。“寨管委”自治模式其实是“德治、法治、自治”的“三治合一”,发挥其“德治”功能才能有效实现创设这个模式的预期目标。

建议:

“新乡贤”和村两委的作用各不相同,三者相互结合、相互促进,不能用新乡贤替代其中任意一个,更不能用新乡贤否定其中任意一个。在基层多元治理的结构中,“新乡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扮演着“智库”的角色,不仅是顾问,还是正确公众舆论的引导者,先进思想的宣传者。这其实需要我们准确定位“新乡贤”的角色,即他们不参与实际利益竞争、享受,否则就失去了引入“新乡贤”的社会意义。“新乡贤”之“新”,“新”就“新”在他们不参与实际利益竞争、享受,这也是区别于传统“致富带头人”的“新颖”之处。不受利益牵绊,才能更具有社会公正性。所以物色这种不参与实际利益竞争、享受的“新乡贤”,才能实现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的“人才升级版”,成为我州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黔东南新征程中“寨管委”自治模式的“软实力”,走出一条“水利万物”的共同富裕之路。

审核意见:
建议由州农业农村局办理